蒹葭苍苍,曳动红尘的念想

蒹葭苍苍,曳动红尘的念想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旧时的乡间,河沿、沟沿上都长满了芦苇。芦苇的美,在一年四季,各个季节都有不同的气象。当春寒料峭的春天,各种绿色生命竞相挤出泥土,那在河边自生自灭、一岁一枯荣的芦苇,也在根部孕育着新的生命。经历一场又一场的春雨浇灌,靛青带红的芦苇芽便迫不及待地从尚未褪尽寒意的泥土里探出了小脑袋,带来春的音讯。新生的芦苇芽尖尖的、嫩嫩的,每一株都欣喜地舒展开毛孔,尽情吸收大自然的阳光雨露,并随着转暖的气温,个子越蹿越高,将每一条小河都蓬勃地装扮一新。夏日的风带来雨的芬芳,把一片片芦叶裁剪得修长得体的同时,更是丰满挺拔了秀丽的芦枝,成片成片地竖起了一道道碧绿的屏障。微风掠过,伴着“沙啦啦”的清响,摇曳的芦苇如同一个个芭蕾舞演员,展示着清俊身材与美妙身姿。夏秋交替之时,芦花初绽。那微微的绿、轻轻的褐、淡淡的黄,有如刚出壳的小鸟。当秋风送来袭人的凉意,茫茫的秋水泛起浸人的寒气,仿佛一夜之间,原本高扬的的细碎花序便冒出了许多洁白的发辫,于蓝天的映衬下,在秋的空寂苍凉中,换上一层淡雅素装,散发着温柔的气息。“春去苇叶青,秋来芦花白。”秋天的芦苇是它们一生中最美丽的生命状态,也成就了秋色的另一张脸。芦花的白,虽未及秋菊那般浓艳,更不像红叶绚烂火热,然那朴素容颜中透出的清纯,就像不施脂粉的婷婷女子,天生为诗意而生,只适合安静地在秋烟迷离中,透过层层水色光影,清清淡淡地点染秋的意境。特别是清风过处的秋色里,芦花飞扬的姿态,给萧瑟季节摇曳起一抹亮丽的浪漫,晃动出一番浅醉的风情。那漫天飞舞的芦絮,一丛丛、一簇簇,如风轻揉过雪鬓,错落有致;又似飘浮在细碎阳光里的云朵,丝丝缕缕,欲语还休。立冬以后,刮过西北风,芦苇的秆叶逐渐枯黄,那是岁月的风霜为其留下的厚重印记。儿时的我,常常和外婆一起,趁着太阳出来后的暖意,去河塘边割芦苇秆,用作柴火。芦苇秆的质地坚硬,且易燃、保暖、持久、灼烈,是一种上好的燃料。尤其燃烧时发出的“滋滋”脆响,满屋都溢满了一股芦苇特有的清香,而经其烹熟的饭菜也格外香甜。随着时代的发展,过去遍布乡野、肆意丛生的芦苇少了,但在河湖相串的嘉定新城,还是较为常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看,它们从诗经楚辞、唐诗宋词里款款走来,唱响千古,轻轻曳动人红尘的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