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辞职”凸显美劳资矛盾加剧

“大辞职”凸显美劳资矛盾加剧
近段时间以来,美国的“辞职潮”现象愈演愈烈。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9月份辞职人数达到440万人,辞职率高达3%。该数据比8月的430万人还要多10万人,连续两个月刷新有统计以来的最高纪录。“大辞职”(Great Resignation)浪潮席卷美国,预示着其国内劳资冲突再次进入高发期,也是各种矛盾日益尖锐的集中体现。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频频出现中断风险。与此同时,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日益突出。全球知名的人力资源公司万宝盛华最近对43个国家、近4.5万家企业的一项调查发现,有69%的企业表示目前面临的首要挑战是难以找到合适的人填补空缺职位,缺口达到了15年来的最高水平。在美国,有近一半的企业招不到需要的熟练工,这种情况在中小企业尤为突出,超过一半的小企业找不到合适的人手。据美国劳工部门的统计,目前至少有超过1000万个职位空缺,大大超过了10月份740万的失业人数。然而,就在普遍劳工短缺的情况下,美国却迎来了一波大规模辞职潮,大量的劳动者选择辞职“躺平”。从表面上看,辞职潮是受到疫情的影响。从辞职的主要群体来看,零售业、餐饮业和酒店业这些需要直接面对消费者的岗位是这波辞职潮的重灾区。但背后深层次的原因,还是美国民众对现实的不满,特别是日益扭曲的劳资关系,成为引发劳动者愤怒的最大导火索。收入差距不断扩大是导致劳资关系日趋紧张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贫富差距主要体现在不同阶层、种族及企业高管与员工之间的收入不平等上,而新冠疫情加剧了这一现象。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政府为应对疫情所采取的多轮经济纾困方案,从实际效果看,大部分通过房地产、股票增值流向了富人阶层,美国亿万富豪2020年的财富增长了34%。据经济学家测算,目前美国人中最富有的10%拥有的平均收入是其余90%人口的9倍多;最富有的1%人口的平均收入则是前述90%人口的39倍以上;最富有的0.1%人口的平均收入可达前述90%人口的196倍以上。另一方面,为了挽留住员工,资方也被迫采取了涨薪措施,三季度平均薪酬上涨达到6%。但相对来说,涨幅远远不及富人财富增长的速度,甚至不及物价上涨的速度。据统计,美国消费价格指数10月份再次飙升,同比上涨6.2%,创31年以来最大涨幅。与此同时,在社会最底层,有多达1500万人拖欠房租,许多人面临着无家可归的风险。为了抗议严重失衡的劳资关系,此前一直较为沉寂的美国工会运动出现抬头趋势。疫情暴发后,工会的吸引力不断增加,美国各行业的工会组织持续壮大,特别是不少年轻人对加入工会的意愿也有所提高。2020年,美国工会会员比例首次出现小幅上升,达到10.8%,今年预计还将进一步提高。民调机构盖洛普的调查显示,65%的美国人支持工会,为20年来的最高水平。当前,美国工会组织的罢工运动也在各行各业如火如荼地展开。彭博社数据显示,美国已有约10万名工会工人在罢工或准备罢工,涉及餐饮、医疗、制造业在内的多个行业。仅最近两个月,全美就已有近40家工厂爆发了罢工事件,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而在美国论坛上呼吁“反工作”的劳动者去年仅有8万人左右。今年这一数字暴增了十多倍,目前已经突破了100万人。这些“反工作”的劳动者呼吁美国民众“不工作”“不生产”“不购物”,以此抵制资本家的“购物节游戏”,不要成为美国资本的吸血对象,因为他们只会掏空工人的钱包。由此可以看出,正在美国上演的“大辞职”浪潮,实际上是劳动者对“美国梦”破碎的一种无奈选择和愤怒发泄。如果劳动者的地位始终得不到实质性提高,工作环境和待遇没有切实的改善,那么劳资冲突就很难得到缓和,更趋激烈的冲突或许难以避免。受此影响,本已疲弱的美国经济在复苏的道路上又将遭到更沉重的打击。(李长安,作者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 责编:吴正丹